茶场纪事 第6章

小说:茶场纪事 作者:文海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5:42:5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快要过年了,茶场全体放假。

  知青们早早地起了床,一吃过早饭便匆匆忙忙地上路了!

  走过十几里山路后,他们来到了一条公路上。

  在公路边,他们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,一辆长途汽车终于来了,他们雀跃着上了车。

  虽然汽车在公路上疾驶,王雪纯还是皱着眉头对陈雅丽说:

  “这汽车开得也太慢了!按照这样的速度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?”

  “你还嫌慢?”陈雅丽对她说:“已经开得够快啦!再快,汽车就会飞起来啦!”

  “飞起来才好呢!”

  “好什么?汽车又不是飞机!”

  半个小时后,汽车终于驶到了知青们的目的地,他们又是一阵雀跃欢呼。

  “啊,我们终于到家啦!”王雪纯高兴得连蹦带跳。

  “农村太艰苦了,我都不想再回去了!”韩素梅对曹春福说。

  “这怎么可以呢?”陈文海严肃认真地说道:“在农村待了才几天,你就不想再回去了!你在决心书上是怎么说的?别忘了,你还是一个团员呢!”

  “我承认,我的思想境界不如你高!”韩素梅笑着问陈文海:“难道你真的想在农村待一辈子?”

  “如果革命需要我在农村扎根,我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!”

  “你真是一个革命者!”韩素梅笑着对他说,“就凭你这种思想境界,早该入党了!”

  “遗憾的是,我现在连团员都不是!”

  “那你就先争取入团呗!”

  “场长和部分社员都对我有看法,我还想入团?”

  “他们也真是的!”陈雅丽不满地说道:“陈文海体质这么弱,还拼命地干活,他们为什么就看不到这一点呢?”

  “其实,场长根本不应该让陈文海干那么重的体力活!”王雪纯也不满地说道。

  “这不能怪场长,是我自己主动要求干重体力活的!”

  “那他们就更不应该说你怕苦怕累了!”

  “让他们去说好了,我不在乎!”

  “你真想得开,如果是我,早被他们活活气死了!”韩素梅这样说道。

  “一个革命者就是要有博大的胸怀!”陈文海严肃地说道。

  “在这一点上,我就特别佩服你!”曹春福朝陈文海伸出大拇指,“你真了不起!”

  走到半路上,他们就遇到了陈春梅、陈小丽、杨艳丽和曹晓燕。

  “弟弟,你终于回来了!”杨艳丽高兴得直转圈。

  “这是我的姐姐!”杨冬生笑着对陈文海说:“上次你到我们家去,她正好不在。”

  “你好!”陈文海笑着对杨艳丽说:“见到你我很高兴!”

  “这是我的妹妹!”曹春福笑着对陈文海说:“上次你到我们家去,她还没从学校回来。现在,她正在县城上高中。”

  “你好!”陈文海笑着对曹晓燕说。

  “你就是陈文海吧?”

  “对啊!你怎么知道我叫陈文海呀?”

  “是我哥告诉我的!我哥没少提起你!他特别佩服你的那股刻苦学习精神!”

  “你佩不佩服我呀?”

  “当然佩服了!我对你是佩服得五体投地!”

  “真的?不骗人?”

  “骗你是小狗!”

  他们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“你的妹妹长得挺漂亮的!”杨冬生笑着对陈文海说。

  “你的姐姐也长得很漂亮!”

  “陈春梅、杨艳丽、曹晓燕都长得很漂亮,是三朵美丽的花!”陈雅丽笑着对她们说:“就属我的妹妹长得丑!”

  “不算丑,还算过得去!”韩素梅插嘴道。

  “这四个女孩虽然有长得漂亮的,也有长得一般的,但是,她们的学习成绩都不错!”就这一点而,我的妹妹就不如她们了!”张建国说。

  “你的学习成绩那么好,可以辅导她嘛!”陈雅丽对他说。

  “再辅导也没有用,她脑子笨,不开窍。”

  “有你这么贬低自己妹妹的吗?”

  春节期间,他们几个知青互相串门,一起上县城逛商店,还到二队的知青父母家去做客。

  有一天,他们来到了李雅芳的家。

  “快进来,外面冷!”李雅芳笑着把他们迎进屋。

  “妈,这几位就是茶场的知青!”进屋后,李雅芳向父母介绍道。

  “这位就是陈文海吧?”吕秋菊指了指陈文海,笑着问自己的女儿。

  “对,他就是陈文海。”李雅芳笑着回答道。

  “雅芳没少在我面前提起你!她总是夸你爱学习,聪明!如果是在文化大革命前,你准能考上名牌大学!”

  “遗憾的是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前!”李朝晖来到他们面前,“现在什么都别去想,好好地在农村锻炼,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,这比什么都要强!”

  离开李雅芳的家后,他们几个又去了谢继红的家。

  来到谢继红的家,谢继红同样是笑脸相迎。

  “这真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!”张建国对谢继红说,“我真羡慕你!”

  “我还羡慕你呢!”谢继红说:“你爸是厂里的党委委员,你是典型的干部子弟!”

  “什么干部子弟不干部子弟的,我宁愿出生在平民百姓家!”

  从谢继红的家里出来后,陈文海对张建国说:

  “你好象对自己的家庭出身不满意!”

  “有那么一点吧!”

  “是干部子弟又有什么不好?其实,在社会主义国家,官员都是人民的勤务员!”

  “你不懂!干部子弟有干部子弟的烦恼!”

  “张建国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!”陈雅丽对陈文海说:“正是由于张建国和杨冬生都是干部子弟,他们之间才产生了很深的矛盾。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?”

  “我早看出来啦!不过,我认为:我们现在是在一个锅里吃饭,要友好相处。”

  “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杨冬生根本没有一点诚意!”张建国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在以后的日子里,正是由于张建国和杨冬生之间有矛盾,他们俩都极力拉拢陈文海,想让陈文海成为自己的盟友,而陈文海呢,却始终站在“中立”的立场上,于是,他们俩都对陈文海产生了不满。

  在一年多的知青生活中,虽然陈文海一直表现很不错,张建国和陈雅丽也尽了最大的努力,但是,由于杨冬生的参与、策划和挑唆,使团支部、茶场场长和部分当地社员对陈文海的误会越来越深,造成陈文海始终未能加入团组织,这不能不说是陈文海政治生活中的一大悲剧!

  在回来的路上,他们遇到了张慧芳。

  “你长得真漂亮!”陈雅丽一见到张慧芳,就这样夸奖道。

  “我漂亮吗?”张慧芳被她夸奖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  “你真的长得很漂亮!不信,你去问陈文海!唉,陈文海,你说张慧芳长得漂亮吗?”

  陈文海没有回答,只是笑了笑。

  说心里话,陈文海也认为张慧芳长得很漂亮,只是由于初次见面,不便于当面夸奖她,再说,他也没有这种习惯。

  晚上,陈文海来到张建国家里,张建国这样对他进行试探:

  “遇到漂亮的女孩,你会不会动心?”

  “我现在只想在农村好好地锻炼。”

  “遇到张慧芳这么漂亮的女孩,你不会动心吗?”

  张建国进一步试探道。

  “你会动心吗?”陈文海笑着问道。

  “现在是我问你,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?”

  张建国笑着问道:“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喜欢她吗?”

  “说不喜欢是假话!其实,我还是蛮喜欢她的!”

  “我说嘛,哪有男人不喜欢美女的!”

  “我喜欢她可不仅仅是由于她长得漂亮!”陈文海接着又说道:

  “张慧芳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,我听说她在上学时学习成绩很优秀!”

  第二天,在陈雅丽家里,她这样问陈文海:

  “你喜欢张慧芳吗?”

  “有一点点吧!”

  “那就让她做你的媳妇呗!”

  陈雅丽笑着说道。

  过了一会儿,陈雅丽又问陈文海:

  “如果你想娶她,你父母会同意吗?”

  “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不同意?”王超英插嘴道。

  “在我的母亲面前,你们最好不要提张慧芳的名字!”陈文海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“你爸太忠厚老实,而你吗呢,又太霸道!”陈雅丽忧心忡忡:“我真担心,你妈会激烈地反对你们俩好!”

  “她已经开始反对啦!说什么,凡是长得漂亮的女孩都是狐狸精,要我千万别上当!”

  “完了完了,这下你们俩的爱情悲剧算是注定了!”陈雅丽直着喉咙喊道。

  “你喊什么呀!”王超英嗔怪道:“你哪像一个大家闺秀?”

  “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!难道女孩子家非要温文尔雅吗?”

  “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就是这样要求女孩子的!”

  “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社会了呀!”

  2021年11月24日修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