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场纪事 第3章

小说:茶场纪事 作者:文海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5:42:5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中午收工后,知青们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厨房里。

  厨房里热气腾腾,炊事员田春霞为他们每人盛了一碗红薯米饭。

  今天早晨,他们每人只吃了一碗红薯面糊,肚子早就饿了,此刻,陈文海更是饿得前腔贴后腔,然而,面对这一碗红薯米饭,他还是不愿意马上就动筷子。

  “你以前从来没吃过这红薯米饭吧?”杨冬生笑着对陈文海说,“这红薯米饭可好吃了,又香又甜!不信,你先尝尝!”

  杨冬生把红薯米饭说得如此香甜诱人,勾起了陈文海的食欲,于是,他夹起一块红薯放到嘴里,嚼了嚼,觉得甜丝丝的,可是,红薯米饭毕竟还是没有纯米饭那么好吃,因此,这碗红薯米饭还是让他难以下咽。

  饭桌上放着一大盆腌过的萝卜樱。

  “你以前从来没吃过这萝卜樱吧?”杨冬生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,边嚼边笑着说道,“这菜好吃着呢!”

  “再好吃也比上山珍海味!”张建国说。

  “你吃过山珍海味吗?”陈雅丽笑着问道。

  “我当然吃过了!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参加‘评法批儒宣讲团’的时候,那时,社员们就用山珍海味招待过我们。”

  “说具体一点。”

  “比如说,蘑菇啊野兔啊什么的。”

 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陈文海夹了一点萝卜樱放到嘴里。

  “啊,又苦又涩!”陈文海在心里这样说道,“这破玩意儿怎么能和山珍海味比?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嘛!”

  “这么难吃的菜还能叫菜?恐怕连猪都不会吃!”陈文海真想这样对知青们说,然而,当着社员们的面,他没敢这样说出口。

  由于肚子实在太饿了,尽管饭菜这么难吃,陈文海还是勉强地吃完了一晚饭,然后,放下碗筷站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不吃了?锅里还有呀!”田春霞笑着对陈文海说,“我们山沟里实在是太穷了,没什么好吃的!你刚来不习惯吧?不过,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。”

  吃罢饭,知青们和几个当地农民团团围坐在火盆四周烤火。

  外面,仍然在下着雪。

  夜色笼罩下的小山村安静极了。陈文海来自大城市,已经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和繁华,现在,刚来到这个小山村,确实感到不习惯,不过,他认为:小山村有小山村的特点,这里的夜晚很美,一种朦胧的美。这是城里所没有的。

  由于窗户是用纸糊的,而现在窗户纸又被山风刮破了,使夜风能从窗口毫无遮拦地闯进来。为了抵御严寒,陈文海拿蓑衣把窗户堵上。

  陈文海伸出手掌给张建国看,张建国见他的手掌上打起了好几个血泡,问他:

  “疼不疼?”

  “当然疼了!”

  “我刚来的时候还不是和你一样,不过,现在好了!”说着,张建国伸出手掌,“你看,现在都磨起了一层老茧,简直都像这里的老农了!我真担心以后我们都会变成老农!”

  而此刻陈文海心里想的却是:“等我以后也磨出一层老茧来就好了!”

  说了一会儿话,陈文海想起了在报纸上看到过的一句话:“要勇于实践,在实践中获得真正的知识。”陈文海这样对自己说:

  “我们知识青年的实践不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吗?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,只要我们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就一定能获得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真正知识。”

  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,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上飘落下来。

  望着在空中四处飞舞的雪花,陈文海想起了那首《沁园春·雪》。他告诉张建国:

  “这首词写得气势磅礴,我特别喜欢!”

  “我也是!”

  陈文海一听高兴极了,连忙对他说:“我朗诵给你听!”

  于是,在雪花飞舞中,陈文海兴致勃勃地朗诵起来: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”

  朗诵完以后,他对张建国说:

  “我最欣赏这首词的最后两句:‘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’!”

  “我也和你一样。”

  “真不愧是一对知识分子,不像我们大老粗,只会种地!”当地农民胖子田德贵在一旁插道。

  北风呼呼地刮着,吹到脸上刀割似地疼,手指头和脚指头冻得钻心似地疼,像要掉下来一样。

  王雪纯虽然头上戴着帽子,脖子上围着围巾,手上戴着手套,但是,她嘴里还是不停地诅咒着:“这鬼天气,简直要把人给冻死!”

  陈雅丽笑着对她说:“你把自己捂得如此严实,还一个劲地说冷!”

  张建国也笑着对她说:“如果让你到北方去,说不定还真的会把你给冻死呢!”

  杨冬生向王雪纯斜了一眼,“在这大冬天里,你干起活来怕把自己给累着,不使劲挖土,即使穿再多的衣服也没用!”

  为了抵御严寒,陈文海疯狂地挖土,直挖到气喘不止才被迫停下来。

  休息的时候,他们跑到小树林里去捡枯枝败叶,然后点起一堆熊熊大火。

  烈焰腾腾,枯枝败叶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在陈文海听来,就好比是一首优美动听的乐曲。

  他们不停地往火堆里增添树枝,火苗越窜越高。

  他们站在火堆旁,感到有一股灼人的热浪迎面扑来,身子被火烤得暖融融的,真是舒服极了!

  烤了一阵火,杨冬生对陈文海说:

  “别再烤了,我们俩跑步吧!”

  “行!”陈文海痛快地答应道。

  于是,他们俩在小树林里猛跑起来,直跑到上气不接下气才被迫停下来。

  “不冷了吧?”杨冬生问陈文海。

  “不冷了,跑得连汗都冒出来了!”

  说完,他们俩都快活地笑了起来。

  由于是冬天,一吃完晚饭,天就变得漆黑一团,伸手不见五指了。

  陈文海来到女寝室,见陈雅丽正在煤油灯下看书,便和她聊了起来。

  “这里还没有通上电,晚上只能在煤油灯下看书,我真担心时间一长会变成近视眼!”

  “那你就少看一点呗!或者干脆就不看书!”

  “那怎么可以呢?我从小就喜欢看书,已经养成习惯了。如果让我现在不看书,那多难受呀!”

  陈雅丽也从小喜欢看书和爱好文学,因此,他们俩之间有不少共同语,无论是白天和夜晚,他们俩只要在一起,就会谈得十分投机。

  在这个知青点,张建国和陈雅丽都是陈文海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和陈雅丽谈了一会儿话,陈文海回到了男寝室。

  看到杨冬生挖了一大堆石头,陈文海也想试试。他接过杨冬生手中的铁镐挖起石头来,可是,任凭他怎么使劲挖,岩石却纹丝不动,岩石上只留下一道道白印,他感到很奇怪,便问杨冬生:

  “你一挖就能挖一大堆,我怎么连一小块都挖不下来呢?”

  “你没有掌握窍门,当然挖不下来了!”

  “挖石头还有窍门?”陈文海连忙对他说,“什么窍门?快告诉我!”

  于是,杨冬生为他讲起了挖石头的窍门。

  后来,陈文海按照他说的窍门去挖,果然把石头给挖下来了。

  陈文海笑着对他说:“你这窍门是从贫下中农那里学来的吧?看来我们到农村来还真的来对了,我们还真的该好好向贫下中农学习呢!”

  田胖子在一旁插道:“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叫你们来的,还会有错?别看你们是从城里来的高中生,还得接受我们贫下中农的再教育!”

  陈文海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你说得对!你放心好了,我们一定会好好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!”

  在休息的时候,张建国对陈文海说:

  “刚才,你不该在田胖子面前那么说,你难道没看到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吗?”

  “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也没错呀!我们不该计较田胖子的态度!再说,田胖子毕竟也是贫下中农嘛!”

  “中国的农民就是太自私,小农意识强!他们身上还有很多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,难道就不需要加以改造吗?!”

  “你说得没错,贫下中农也需要改造自己的世界观!”

  在以后的岁月里,由于张建国认为陈文海的知识面不够宽,因此,越来越看不起他!

  陈文海想:“我的知识面固然不如你,可是,你头脑中的资产阶级世界观还很严重,更应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!”

  由于观点不同,他们之间经常发生激烈的争吵,这样一来,他们之间的裂痕也就越来越深了,而田胖子根本不明白这一点,经常把他们之间的争吵看成是文人之间的无聊争吵,甚至把它贬低成为“吵架”,这使他们俩哭笑不得。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局面的出现,他们俩就极力克制自己,尽量少发生争吵,以至于后来话越来越少!

  2021年10月26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