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14 章 第14章

小说: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: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4:21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这个天然形成的石洞挺大。

  几个男生正要进去里面找找,高高瘦瘦的少年臊着脸,慢吞吞走了出来。

  华子惊喜地叫了起来:“阿远?可算找着你了,你的腿怎么回事?”

  13个爬山的伙伴全在这里,季修远抬起眼,冷淡地看着一个女生。

  那个女生样貌清秀,被几个女生围着,没敢对上季修远的目光,低头看着火堆。

  “林霏,你没跟他们说?”季修远点名叫她,眼睛漆黑平静,语气无波无澜。

  一群人安静如鸡。熟悉季修远脾气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发火的前兆。

  迟华看了看林霏,见她噤声不语,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怎么了,我们级花有事瞒着?”

  季修远性子狂躁是出了名的,据说是什么情感障碍的精神病,脾气上来控制不住,华子他们几个亲眼见过他吃药。

  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怕季修远发火,碰了碰林霏的胳膊。

  难捱的死寂中,季修远动了一下,手从兜里伸出来,不耐烦地啧了一声。

  林霏骨节泛白,抓着书包带,难为情地说:“我、我是故意失踪的,就是想让大家担心我。”

  一听这话,有几个女生明白过来,级花是想让季修远担心她吧。

  林霏忽然失踪,大家分头去找,谁都没看见她,却偏偏被季修远一个人找到了。

  她站在风景漂亮的陡坡上,趁四周没人,大着胆子向季修远表白。

  季修远全程没吭声,安静地听完,只说了一句。

  你别站那么危险的地方,有没有脑子?

  林霏家境好,长得漂亮,不缺男生追,心气难免傲了些,被季修远这么奚落,她面子挂不住,扭头往坡底下走:“要你管。”

  季修远眼疾手快拉了她一把,却被她反应很大地甩开,狠狠一推。

  他一下子没站稳,从四十五度的陡坡上滑了下去,撞到几棵树,滚到坡底下,被枝叶掩埋,彻底没了动静。

  林霏吓坏了,在上面傻站了一会儿。

  或许是怕担责任,也或许别的原因,她没敢声张,悄悄回到队伍里,隐瞒了碰见季修远的事,引导大家去别处找他。

  “那你失踪和阿远的腿有什么关系?”华子看看林霏,又看看季修远,目光落在他腿上。

  看见那个蝴蝶结,华子笑了起来:“哟,真看不出来,我们阿远还有颗少女心啊!”

  大家都被吸引了注意,和他关系好的男生笑着嚷嚷:“娘了吧唧的!”

  季修远痞痞骂一句:“给老子滚。”

  林霏紧张地看着季修远,生怕他说出腿伤的原委,让她当众下不来台,被大家冷落鄙夷。

  幸好,一直到出了山洞,季修远都没提起那件事。

  跟华子借了手机,季修远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,随手抛还给他:“你们先走,我还有点事。”

  “阿远,你不跟我们一道走?”华子愣了愣,瞥一眼他行动不便的左腿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,季修远是在找林霏的路上,不小心摔断了腿。有女生担心地问:“你受了伤,一个人能走吗?”

  季修远不喜欢话太多,单手插兜,手背向外挥了挥,示意他们别管。

  下到山脚,已是两个小时以后,一群年轻人碰到了季家的保镖。

  林霏咬了咬唇,听迟华跟几个保镖交代季修远的情况,余光瞄了眼不远处的黑色防弹座驾。

  ……

  季修远来到池晚面前,指节弯起,蹭了一下她的眉梢,懒洋洋叫她:“飞镖小公主。”

  池晚背抵着粗糙的岩石,懒得搭理他。

  “你家住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他拖着声,故意说的很慢,确保她能看懂他的口型。

  见池晚睁着一双眼,直勾勾地看他,季修远指了指她的耳朵:“真听不见啊?”

  说什么她都不回应,季修远歪着头,胳膊抱在胸前,故意欠欠地叫她:“阿姨。”

  池晚看懂了,一脚踹了过去:“礼貌吗你?臭弟弟?”

  她力气没怎么收,季修远毫无防备,被她踹到了下盘,嘶地吸了口凉气,暗骂一声。

  他抬手撑着对面的石壁,弯下腰,垂头,黑隽的眼睛凝望她:“轻点,你想踢死老子啊?”

  池晚目光一扫,流转的眼眸打量他的脸,眼睑稍弯:“你不会说话,阿姨教教你。”

  季修远:“……”

  操。

  季家的保镖效率很高,连救护车都备好了,找到山洞中摔断腿的小少爷,正准备把他放到担架上,季修远抬了下手:“等会儿。”

  他看向其中一个保镖:“让你们拿的东西呢?”

  “在这里。”另外一个保镖走上前,拎着几个纸袋子,里面是女士风衣和平底鞋,还有一些水和食物。

  他们挺好奇,小少爷让买女士风衣做什么?

  石洞深处的窄道里走出一个光着脚的女人。

  绿色的真丝睡衣被划破,却丝毫不损她的气质,天际一笼暖阳洒在她身上,皮肤透着目眩神迷的柔光,樱嫩的唇似笑非笑,鸦羽般的睫颤动,眸底恍惚有艳光掠过。

  一位明媚鲜活的大美女,和狂躁不好惹的季家小少爷……??

  季家保镖集体成了木头人,眼前的一幕太匪夷所思,他们谁也不敢问。

  季修远走到池晚面前,蹲下,为她受了伤的脚套上那双平底鞋。

  肩上一重,池晚抬头。

  把风衣披在她身上,季修远拢了拢领口,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:“别误会,我不想欠你人情。”

  池晚的表情似懂非懂,又好像一头雾水。

  “下次来爬山,多穿点。”季修远侧头凑过去,贴着她耳垂,仗着她听不见,轻挑放浪得毫无顾忌,“老子不是圣人,真顶不住。”

  听觉被屏蔽,池晚外表淡定微笑,心里已经快郁闷死了,让兔子给她当翻译:“小狼狗说什么呀?”

  兔子一脸单纯,乖乖把季修远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  池晚麻木脸:听不见,心累。

  下了山,被保镖护在中间的季小少爷准备上车,眼风一瞥,看见背着包的林霏单独站在不远处,欲又止。

  季修远靠着黑色的加长林肯,冷淡地看着她朝自己走过来。

  林霏忌惮地看了看旁边的几个大块头保镖,犹豫道:“今天的事,对不起。”

  “说完了?”季修远不懂怜香惜玉怎么写,抄着裤兜,模样匪里匪气,“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我的律师会联系你。”

  林霏有些委屈,脱口而出:“如果不是学校的人瞎传,我也不会误会你喜欢我——你怎么不澄清?”

  季修远低头哂笑,觉得挺有意思,“老子这么帅,追我的女生海了去了,每一个都要澄清,不累死我?”

  林霏不甘心,咬咬唇,说出最想知道的问题:“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?”

  什么类型啊……

  他默了片刻,瞥一眼磨磨蹭蹭从山上下来的池晚,厌烦的表情收了收,也不知道对谁说——

  “不知道,反正我不喜欢姐姐。”

  ……

  池晚坚持自己耳朵没问题,不愿意去医院,季修远缠不了她,转头让司机改道回家。

  看到气派敞亮的白色欧式建筑,池晚诧异地扭头:“这是你家吧?带我来这里干嘛?”

  季修远本想开口,想到她听不见,耐心地在手机上打了两行字,扔给她——

  待会儿私人医生会过来,给你做个检查。

  放心,会送你回去。

  池晚看一眼手机,视线往旁边抬,小狼狗还算有良心。

  “这么怕我把你拐回家?”他笑着偏头看向车窗外,目光顿了顿。

  白色栅栏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,帝都的牌子,连号的四个1,不是他爸的车。

  季修远收回目光,问戴着白手套的司机:“家里来人了?”

  “是燕总的车。”司机回答。

  池晚看着窗外发呆,脑袋里响起锁链断裂的声音,第三张人物牌卡翻转,浮现背后的字画。

  兔子兴奋道:“啊哈,最难搞的纸片人来咯。”

  池晚手里突然多了一张人物卡,怔愣几秒,瞄了眼旁边的季修远,才认真看上面的人物肖像和介绍。

  ——燕骁,32岁,冰山大佬。知名游戏公司董事长,曾蝉联亚洲首富,个人身价过万亿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痴迷佛学的不婚主义,无性恋,攻略难度五颗星。

  池晚看了好几遍,指尖揉着太阳穴:“能再详细一点吗?”

  燕骁年少时追名逐利,手段雷霆,渐渐迷失了本心。一次重病让他悟透了人生真谛,他开始投身慈善事业,淡出大众视野,潜心研究佛学,四处拜佛禅修,计划退休后皈依佛门。

  池晚直呼禽兽:“人家都准备皈依了,这都不放过?况且,唐僧怎么会对我等凡人动心呢?”

  脑海里的声音似乎笑了下,低低浅浅,不仔细听不会发现。

  如果他真的是唐僧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,那你何必担心?

  他若心智坚定稳固,自然不会被外物干扰,禁得起任何诱惑,包括……你。

  池晚尚在怔神,额头贴了一只干燥微凉的手,迫使她抬起头。

  季修远蹙眉,嘴唇缓缓开合,口型说了几个字:“想什么呢,下车。”

  季家的豪墅大得惊人,喷泉雕塑,泳池草坪,工人在花园里修剪花枝,时尚的白色建筑在日头下晃眼。

  池晚跟着季修远往里走,迎面走来一群商业气息浓郁的人。

  下属和保镖们穿着黑色西装,客客气气的,中间两位穿着休闲装的男人随意聊着天,大佬气场格外引人瞩目。

  左边那个穿浅色polo衫的男人是季川,季修远他老爸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,池晚经常在网上见到过,比照片上好看很多。

  季川右边的男人宽肩腿长,穿搭简单舒适,迎着阳光走在柔软的草皮上。

  他低着眼,黑亮的头发抓在脑后,露出白皙的额头。一绺乌丝垂在额前,为他干练禁欲的气质添了一丝风流。

  但他本人和风流这个词截然相反。

  肤白唇红,俊朗文雅,真像心如止水的美唐僧,明明是温暖的季节,他却仿佛是一块捂不化的冰,眉眼疏离而淡漠。

  察觉到池晚灼灼的注视,燕骁轻抬眉眼,与她四目相对。

  撞上那双温柔缠绵的含情眼,燕骁步伐慢了些,清透的瞳孔深不见底,表情平静安宁,转脸移开目光。

  阳光下,他眼尾狭长,薄薄的眼皮折一道,短而密的睫掩住眸底的光。

  池晚笑得像个妖精。

  她忽然很想知道,这位看破红尘、一心皈依佛门的御弟哥哥,是不是真的对女色无动于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