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8 章 第8章

小说: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: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4:21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近两年一款名为茉莉x的美妆视频app很火。

  池晚研究了一下入驻平台的福利,上传了第一部化妆教学视频。

  看着后台不断上涨的播放量和点评数,池晚有点意外,还以为新人会很凉呢。

  兔子她面前蹦跶:“你不是要去见席世承吗?”

  池晚把脸上的面膜抚平整:“别急,挣钱撩汉两不误。”

  擦了擦手,吸收掉手背上的精华,她拿起手机,翻了翻朋友圈。

  上次在席家二老的金婚宴上,陆勋想加她的微信。

  考虑到这位纨绔少爷和席世承是关系不错的好友,池晚愉快地答应了,看到彼此发的朋友圈,偶尔会点个赞,评论一下。

  半小时前,陆勋发了一张加长豪华私人游艇的照片,并配文:海边大趴走起。

  池晚点了个赞,不出两分钟,陆少的消息发了过来。

  陆勋:大美女,明天出来玩吗?

  陆勋:私人飞机接送,来吧,给我个面子。

  池晚倚着吊床,微笑着回了个ok的表情。

  第二天中午,飞往南边海岛的私人飞机上聚集着名媛美女与富豪阔少,甚至有几位一二线的明星也在场。

  池晚戴着眼罩,独自靠着座椅,听脑海里派来的新任务。

  这场顶级精英名流的派对让你感到很无聊,你决定独自去海边拾贝壳。富豪名模们在游艇上欢声笑语,谁都没有注意到你的离开。席世承除外。

  游戏任务:捡一只心形贝壳送给牌卡人物,并想办法让他背你。

  时间限制:6小时。超时惩罚:变矮5公分。

  倒计时:055959

  时间还很充裕,池晚抱着兔子睡了一觉,下午四点钟飞机落地。

  45米长的游艇内大开海鲜盛宴,香槟冲天,腰肢舞动,漫天红钞废纸般纷纷扬扬洒向人群。

  “小白?”动感的音乐淹没了池晚的呼唤。

  吃饱喝足的兔子四爪朝天,正舒舒服服地躺在一位美女的腿上。

  找了半天,也没看见小家伙在哪里。

  担心时间来不及,池晚放弃了寻找,下了甲板,与游艇上的欢呼声渐行渐远。

  人影攒动的沙发角落,席世承拿着手机,注视着那抹纤细的背影远去。

  看了看外面黑下来的天色,片刻后,他起身往外走。

  “世承,你去哪?”陆勋喊了一声。

  倒计时:010000

  傍晚的海风带来咸湿的水汽,女孩山茶花般的白裙摆随风翻动。

  池晚弯下腰,抓着裙摆在膝盖边系了个结,低头往前走,到处寻找海滩上的贝壳。

  席世承站在不远处看她。

  乌黑的长发凌乱飞舞,一缕发丝黏在女孩粉嫩的唇上,身旁是一望无际的大海。

  她光脚踩着细沙,纱裙翩跹,宛如海神偏爱的小女儿,举起一只贝壳对准天空,眼眸映着光,一派天真与生动。

  “找到了!”

  软糯的声音随风飘来,饱含欣喜。

  席世承走过去,看了看池晚走过的一串脚印,“捡到什么了?”

  池晚惊讶回头,看见面前俊朗的男人,脸上的笑落了些,紧张地蜷了蜷脚趾:“怎么是你?”

  她往后退,身后是粗砺的黑礁,稍不注意就会跌倒。

  席世承扯起嘴角,轻声说:“这么怕我啊。”

  想起上次见面,他故意装坏人欺负她,好像……还真挺混账的?

  想了下她的名字,他招了招手,“池晚,过来。”

  见她站着不动,席世承瞄一眼她身后的礁石,往前走了两步:“小心点。”

  他的突然靠近像是吓到了她,池晚猛地往后退,不小心被礁石绊倒,踉踉跄跄没站稳,滑进了浅水里。

  “啊!”

  礁石下面是一个浅坑,不至于淹死,但毫无防备的时候掉下去还是挺危险的。

  傍晚视线昏暗,池晚在海里扑腾,白色的浪花四溅。

  席世承猜测她不会游泳,迅速跳下水,环着她的腰,仰头浮出水面,试图把她推放在礁石上。

  池晚像一条柔软的美人鱼,全身又湿又滑。

  白皙的胳膊抬起来,紧紧攀着席世承的肩膀,下巴搁在他肩窝,湿漉漉的长发黏在脸颊,睫毛一颤,莹润的眼眸艳光逼人。

  红唇微启,像专吸人精气的妖。

  偏偏她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脊背颤抖,死死抱着他不撒手,惊恐说:“我、不会游泳。”

  席世承全身湿透,水珠沿着额前的乌丝往下淌,眉睫更显湿润漆黑。

  两人的胸膛隔着薄布料,毫无罅隙贴在一起,随着一起一伏的呼吸,能感受到彼此身体的温度。

  平静的海天仿佛加了一层克莱因蓝滤镜。

  席世承抓着礁石,呼吸凌乱,唇缝艰难溢出一个音:“你……”你可以站起来的。

  话到了嘴边,咽了下去。

  任她挂在自己身上,安安静静的,没有任何动作。

  怀里的女孩纤细却不瘦弱,浑圆的胳膊箍着他的胸腔,心口蹭着他的肋骨,呼吸绵长,凉凉的,洒在他敏感的耳垂,心里一缕异样激荡。

  良久,他垂眸,缓缓抬起手,拍了拍她的后背:“别怕,淹不死人。”

  池晚趴在他身上,头抵着他的下巴,小幅度点了点头。

  狼狈地上了沙滩,两人就地坐下。

  席世承抬起手,解开最上边的两颗扣子,想把湿透的上衣脱掉,顿了几秒,又垂下手。

  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他转头质问池晚,语气却没半点责怪。

  对上他清亮的眼,池晚伸出手,紧攥的掌心摊开,露出一只心形贝壳。

  席世承目光停滞了片刻,笑,“这就是你找的东西?”

  池晚握起他的手腕,把贝壳塞到他苍白修长的手中,推着他的指节,盖住。

  席世承眉梢一扬,“嗯?给我的?”

  “我脚受伤了,这个送给你,你能背我回去吗?”怕他不稀罕,池晚强调,“我找了好半天呢,多好看啊。”

  席世承垂下眼,看见池晚娇嫩的脚底被礁石划了一道血口子。

  伤口很小,但不处理好会有感染的风险。

  他起了捉弄她的心思,摩挲着染上她体温的贝壳,“一只贝壳就想收买我?”

  池晚脸微红:“那你把它还给我。”

  她伸手来抢,席世承顺势抬了下手,“既然给了我,怎么好意思拿回去?”

  池晚死活抢不到,气呼呼站起身,当胸踹了他一脚,一蹦一跳往前走。

  席世承猝不及防往后仰,扭头看着她狼狈的身影,笑了出声。

  起身,几步走到她前面,蹲下:“我背你,上来。”

  池晚绕开她,无动于衷地往前走。

  擦身而过的一瞬,席世承抓住她的手腕,慢悠悠往自己这边拉,“你的脚刚受了伤,要是再被螃蟹夹一下,可别喊疼。”

  池晚犹豫一会儿,果断伸出手:“抱。”

  看着她天真的样子,席世承噗嗤一声笑了,别过脸,看着海天一色的风景。

  怎么办。

  要被她萌死了。

  顺利爬上席世承的后背,池晚搂紧他的脖子,垂着脑袋,“我想起一个故事,特别应景。”

  席世承拎着她的凉鞋,轻抬眼睫,漫不经心问:“什么故事?”

  池晚:“猪八戒背媳妇。”

  席世承:“……”

  “哦,说我是猪。”席世承托着她的腿,慢悠悠往前走,“哪有这么好看的猪?”

  “……你好自恋。”池晚吐槽。

  果然大帅哥都对自己的颜值心里有数,毕竟从小被人表白到大,标榜帅不自知的那是真不够帅。

  池小姐,恭喜你提前完成任务。牌卡奖励:完美的鼻基底。

  沉闷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,还带着缥缈的回音,池晚吓了一跳,胳膊一松,往下滑了五公分,快要掉下去了:“哎呀。”

  席世承本能地托住她的臀。

  两人同时愣住。

  沉默的时间有点久,谁都没先说话。

  尴尬,是今晚的主旋律……

  池晚不忍直视地闭眼——老娘今天可是穿的裙子!

  “……”席世承直起腰,想说点什么。

  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池晚脸皮厚一点,装作不知道他的手在哪,偷偷往上爬了爬。

  席世承没吭声,白皙的耳朵泛起一层浅红,不知是海风吹的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

  “没有。”半晌,他回答。

  声音低不可闻,手往前移了移,托住她的腿。

  池晚安静下来,扬了扬眉。

  ……咦?

  席少爷的掌心,汗湿得有点厉害呀。

  ……

  回到加长游艇上,池晚进了舱内卫生间,站在镜子前。

  之前的鼻子就很秀气,在原来的基础上,鼻基底好像高了点,侧脸看起来更惊艳了。

  外面喧闹的声音越来越大,好像出了什么乱子,池晚拉开门,一团雪球嗖地扑到她怀里,瑟瑟发抖。

  “你上哪去了?”池晚拎起它的耳朵,在眼前晃了晃。

  兔子缩着两只前爪,心虚对手指:“晚晚,我刚才吃蛋糕的时候,吞下一只钻戒。”

  池晚声音有点抖:“多大的钻戒?”

  兔子弱弱指了指陆勋那边:“他说,20克拉,市值五千万。”

  池晚眼前一黑,感觉自己富婆的好日子到头了。

  “怎么办你能拉出来吗?”

  她目光炯炯地盯着小白,兔子用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回望她。

  池晚:“……”

  名媛少爷们视线包围的中央,吊儿郎当的陆勋少见地黑了脸。

  原本准备好向一位女明星求婚的戒指不翼而飞,而在场的每个人都不承认动了那块蛋糕。

  原定三天的盛宴派对,在陆少爷的怒火中缩短为半天。

  当晚,私人飞机离开了海岛。

  次日清晨,池晚被蹦蹦跳跳的兔子踩醒。

  “晚晚,看这是什么?!”兔子如获至宝地捧着一枚鸽子蛋大的钻戒,眼睛亮晶晶,一脸求夸的小表情。

  池晚伏起身,掩着鼻子:“你怎么弄出来的?”

  兔子老脸一红,严肃道:“不该问的别问,知道吗晚晚?”

  池晚:“……”

  三小时后。

  绿意盎然的公园里。

  池晚坐在长椅上,无聊地晃着密封透明袋里的戒指,没过多久,一道清隽的人影站在他面前。

  浅色休闲裤,粉t,白色鸭舌帽,简单又清俊的打扮。

  “陆勋的戒指,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席世承蹲下来,抬头看她,帽檐下的桃花眼深邃温柔,“晚晚,解释一下?”

  池晚晃了晃袋子里的戒指:“想要吗?”

  席世承伸出骨节修长的手,去拿透明袋,却落了空。

  池晚把戒指塞包里,弯腰,两手托着腮帮,凑近席世承。

  俩人挨得太近,目光对上,清浅的呼吸交缠。

  席世承头稍稍往后仰,手腕搭着曲起的膝,轻笑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亲我一口,我就给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